Cosmopolitan · Lifestyle

八卦欧美名流富豪最爱的小众冬日度假胜地-Gstaad&Valentino’s Dogs

圣诞新年期间,the jet set society 的人每晚都会聚集在Palace Lobby。 这里是目睹欧洲名利场奢华与虚荣最好的舞台。

半个多世纪以来, Gstaad这个瑞士滑雪胜地一直与明星名流联系在一起:伊丽莎白泰勒与她的第N任老公理查德伯顿,Prince Albert of Monaco 与Grace Kelly 王妃、60年代法国性感女星Brigitte Bardot都是这里的常客。电影导演Roman Polanski、Formula One 的老板Bernie Ecclestone、Madonna、Valentino都在这里买了private chalet。现在这里更是the jet set society 的冬日top destination。

Jet Set noun. 

jet set 用来形容一群国际化的乘坐喷气飞机四处旅行参与普通人无法触及的活动的富有阶层。The Jet Set Society这个词诞生于喷气飞机还未普及于大众的50年代,并取代了伍迪艾伦选来命名自己电影的“Café Society”。 

Gstaad是Valentino 瑞士的家。 每年他都会回到这里度圣诞和跨年。

Valentino的Dinner party太有名了,连Assouline 出版社都为此出了本书, 叫《 Valentino: At The Emperor’s Table》。

他的爱犬都是指定party 座上宾, 就是没邀请你!

Valentino 声称自己的chalet是Gstaad 最隐秘豪华的:

当然屋里少不了Francois-Xavier&Claude Lalanne这对儿夫妇艺术家著名的的羊羔雕塑和他的爱狗。

In the old times, Prince Albert II of Monaco 说自己自年少便经常随母亲Grace Kelly来Gstaad滑雪,他与这个地方有强烈的emotional connection:

Princess Grace of Monaco, Princess Caroline and Prince Albert II

曾经的Gstaad是艺术家喜欢hang out 的小镇,60年代伊丽莎白泰勒与老公理查德伯顿等名人的到来将这个平日安静的地方变成了冬日的名流欢乐场。

Elizabeth Taylor and Richard Burton

其实Gstaad的冬日假期在名流届的兴起也要归功于六十年代性感女星Brigitte Bardot 与她当时的老公-60年代著名的花花公子Gunter Sachs。

Bridgitte Bardot and then-husband Gunter Sachs

1956年,Brigitte Bardot 曾因到St. Tropez拍摄电影《And God Created Woman》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地中海小渔村变成了全球the rich and famous的度假圣地。

Brigitte Bardot

60年代, Brigitte Bardot 与Gunter Sachs 来到Gstaad, 买下了昂贵的chalet。 Gunter Sachs自幼家财万贯,人生追求就是什么都不做, 偶尔给最美的女人拍拍照片,收藏艺术品, 追求旷世美人。他被《GQ》杂志评为“最后的花花公子”。Gunter与Bardot的婚姻没有持续太久。2011年Gunter Sachs在自己Gstaad的chalet用一支枪对准了自己, 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Brigitte Bardot and Gunter Sachs

与更为知名的滑雪胜地St.Moritz相比,Gstaad更为低调、奢华, 她散发着欧洲旧时代的glamour风情。这里的私人chalet更为隐蔽, 更加昂贵。 也许正因如此, 欧洲的high society 与nouveau riche 每年圣诞新年仿佛集体穿着皮草叼着雪茄来到了Gstaad,不是为了滑雪, 而是每晚在著名的Palace Hotel lobby夜夜笙歌。把这个一年360天都很平静的小镇变成了目睹名利场虚荣与无聊的小舞台,满是The Great Gatsby 般的场景风情。

 

The Palace Hotel 

The Palace Hotel

人们说如果你没有去过The Palace Hotel 的hotel lobby, 你就从未真正到过Gstaad。午夜十二点以后的The Palace Hotel lobby才是真正的怀抱着全世界the rich and famous的Gstaad的灵魂。

The Palace Hotel 坐落于Gstaad的一个半山腰,冬日夜晚看起来宛若童话中的城堡,仿佛置身Wes Anderson 的电影。 人们说在The Palace “fabulous wealth is standard, pedigree is everything” (在The Palace, 炫耀的财富不过是习以为常, 更重要的是家族血统。)

伊丽莎白泰勒曾经是这里的常客, 然而欧洲的老牌贵族说是泰勒毁了The Palace, 把这里从真正的high society hang out 变成了名流明星等普通富人都能享受的地方。即使如此,在Palace的lobby corridor还是能看到泰勒的关顾于此的老照片。

Palace一年有大半年都停止营业, 因为光圣诞新年期间The International jet set 在这里的消费足够他们休息半年都能保持满满的盈利状。

Palace Hotel 的新年晚宴每人1350瑞士法郎,如果不认识什么人没什么必要在这儿吃跨年餐。 Adina,一个住在伦敦的希腊人,每年都来Gstaad过元旦。 她说,”重要的不是看你能不能吃得起这顿饭, 而是你跟什么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我倒认为Palace Hotel的新年派对可以列为一生必去的50个地方/活动之一。不吃年夜饭的可以12:30之后来参加After Party。 门票很贵,但是绝对值。

跨年夜的现场图, 我照相不好, 大家将就看一下吧。

其实圣诞新年期间,the jet set society 的人每晚都会聚集在Palace Lobby。 这里是目睹欧洲名利场奢华与虚荣最好的舞台:

如果你想在这儿挖掘一些桃色的绯闻,那你就要非常失望了,每个人都知道在Gstaad, 特别是Palace不能misbehave。因为欧洲的圈子太小了,发生了什么,就不仅是伦敦、意大利、巴黎、希腊各国的腐朽圈内传播了,而是整个欧洲都会知道你的糗事。其实对有些人来说, parties 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被别人看到自己在对的地方出现,甚至是坐在the rich and famous的餐桌上。 The Palace的低调奢华却可以承受这里宾客无比膨胀的虚荣。 

如果有朋友带你来,或许会把你介绍给他在Palace Hotel Lobby 撞见的熟人。 你会发现每张桌子上的人都来自欧洲不同的地方,母语不是英文的他们用带着口音的英文缓慢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说了半天也没把对话推进内容推进多少。 但The jet set society 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交流方式并能心领神会。这里每个人都是十足的character。

朋友Adina介绍我认识了Hedge Fund manager Raymond 和他的新婚太太Celia。 Raymond常年往返于伦敦与摩纳哥之间,但每年圣诞与元旦他必在Gstaad度过。他开玩笑说这样的人生真是pathetic。然而every man hangs around in the society for long is doomed to have a pathetic life, but Raymond, you live it full. (每个在社会上混得如鱼得水的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有可悲的一面, 可是你的生活却足够绚烂!

元旦前两天,时尚博主Luca 拖着两个limited edition global-trotter 行李箱来到瑞士Gstaad跨年,他只在这里呆三天三夜,最怕的是西装不够换,皮鞋不够亮,雪茄不够拿着显摆,手机图片库的内存不够大。重重的两个大箱子放在酒店房间后,Luca发现自己没有带足够的内裤。于是在跨年的那天晚上,这位来自意大利的男装时尚博主觉得自己的下半身由于没穿内裤很不舒服,却坚持在Palace Lobby跳来跳去,希望能够结识到有钱的女人。Luca抱着一个丰满多金的女人跳舞时,还不小心自己弄脏了自己高级定制西装裤子。(well,you know what happened exactly)😂 凌晨三点, Luca 随着Palace Lobby大部分的人群转移到了Palace的GreenGo夜店跳舞, 继续寻找自己的luck。

GreenGo Club 充满了70年代的disco 风情。一群年轻气质卓越的欧洲男孩儿在泳池(yes, there’s a pool in the club)旁跳舞,十足的贵族气场。Adina说他们都是L’Institut Le Rosey 的学生。 Le Rosey 是瑞士(不,是全世界)最贵的寄宿学校(每年学费高达€100,000), Gstaad 是他们冬季的campus。话说学校里早恋的孩子习惯在周末到Gstaad价格1000多欧元一晚的酒店开房间。难怪他们一眼看去就是那种自幼习惯了金钱带来的便利与优越感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这些富贵小孩儿在这儿上学,富豪家长们就在Gstaad安置了昂贵的chalet,将这里变得成昂贵的富人游乐场。

在The Palace Lobby,你若能想起《伟大的盖茨比》作者Scott Fitzgerald 与海明威那句旷世经典对话有真实与更深层的理解:

Fitzgerald: “The rich are different from you and me.”

Hemingway: “Yes, they have more money.”

除了The Palace, 来到Gstaad这些地方也不可错过:

The Hotel Olden

Hotel Olden的老板是Formula One 的boss Bernie Ecclestone。 Ecclestone已经掌管F1四十多年了,F1 的比赛每年在全球将近19个地方举办, Ecclestone多年的生活就是往返于这些国家。The true global-trotter选择购买的酒店却与平时出入的glitzy 场所不同, 他选择了一家cozy homely的传统瑞士山庄客栈, 并将其改造成了现在的The Hotel Olden。

Bernie Ecclestone and his daugther Tamara Ecclestone (right)

Ecclestone家人有多豪?他85岁大寿时,因为某些原因不能飞到他最爱的瑞士滑雪山庄庆祝, 他的女儿就把老爸伦敦的豪宅外观临时改变成了瑞士小木屋的模样:

也是可见Bernie Ecclestone是有多爱Gstaad!

 

The Alpina 

The Alpina是Gstaad另外一家五星级酒店。人称“The billionaire hotel in the billionaire’s Swiss playgound”。这张图还是1977年美国著名的high society摄影师Slim Aarons拍摄的老照片,The Alpina改建前的样子。这家酒店经重建后于2012年开张,话说这次改建花了$336million, 酒店一共56个房间,相当于$5million改建一间。

酒店有相当棒的艺术收藏, 包括这个天花板。可惜的是连包括买到这个组成这个ceiling的32块儿木板的art dealer和艺术专家也无法追溯它的起源,只能推测是大概1780年巴洛克晚期的南欧。

The Alpina 有很棒的Six Sense Spa。冬日泡个温泉瞭望远处的Palace Hotel,回想昨夜Great Gatsby般的派对场景,希望假期不要结束!

 

Wasserngrat

来Gstaad当然也要上个雪山,拥抱一下自然。顺便在Wasserngrat 的山顶餐厅吃个午饭,遥望一下山顶上的另外一间private members only Eagle Ski Club。

The key words here are expensive and exclusive,Eagle Ski Club的joining fee大概£25,000, waiting list 大约3年。等你通过打拼人脉关系等到了membership, 你将开心地在山顶望着沁人心扉的美景,吃着世界上最昂贵的德国香肠。我在不远处普通老百姓的山顶餐厅,望着同样的景,吃着味道差不多的肠~

The Terrace at Eagle Ski Club

不过对于想社交的人来说, membership 也是值的。 话说你在午餐时间看到众多国家的皇室王储齐聚一堂, 还有政界名流、商界名流、演艺界名流和饮食界名食:德国香肠。

给大家一个非常实用的tip, 来Wasserngrat的山顶餐厅吃饭,有一段非常陡峭又打滑的路要走,大家别忘了穿防滑的鞋,尤其是男士,自己选的路,就算用爬的也要特立独行, 否则会被抓拍到下面这样的画面:

Remember?在Gstaad发生的糗事,可不仅是在伦敦、意大利、巴黎、希腊各国的腐朽圈内传播了,而是整个欧洲都会瞬间知道,因为the jet set society的圈子实在是太小了!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