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mopolitan · Faction · Modern Dilemma

单身小姐与骚包先生|酷暑天的清凉阅读

脑洞大没人造访不好、口水太多没处吐槽也不好,所以这个栏目可以是一个当代国际都市生活垃圾的万花筒,一个吐槽职场情感世态的碎碎念,在「垃圾」中也能偶尔捡到带有光辉的点,因为这些就是当代生活啊。

“单身小姐与骚包先生”写于这样的一个酷暑天——伦敦高温 35 度全民吐槽,约炮的也不约了,坐地铁的都晕厥了,冰镇啤酒与电风扇都断了销。腐国人民格外享受全民吐槽,热浪来袭,比前两天的女王生日更凝聚人心,从集体“吐槽”这一点上尽显国民团结。

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得了重感冒,闷热的空气中鼻涕不断喷嚏不停,加上花粉过敏简直能想象自己像异域短毛大脸猫般一张憋屈脸。

此时我想发条微博说自己病了,觉得太娇气。打开 Facebook,满是老同学晒结婚晒屁娃的照片,觉得 FB 是最无聊的社交网络。还有 Instagram,那里放的必定是相对完美的状态,度假的、活动的、艺术的。至于微信朋友圈,那里是最复杂的社交网路。此时此刻,想吐槽却找不到合适的平台。

我想现代人,是否经常有着我这样的窘境。你可以在 Instagram 上做一个貌美的人,在 Twitter 上做一个督智的人,在 FB 上做一个贴心朋友,在微信朋友圈你就要既针对不同的群体多面玲珑还要懂得公关圆滑。社交媒体,原本是一个让大家私下表现自我的工具,变成工作的工具后,人人没法公开发泄,于是人人默默地读着各种用套路写出来的鸡汤自勉。

现代的国人,每天都有小的不顺,每天也都有更换的鸡血,可问题是,每天都处在比酷暑天燥热的浮躁状态,唯一的消遣阅读都是一贯套路制造,不够辣,不够毒,不够妖魔!“鸡汤”喝完了,没地儿消化、没地儿放肆、没地儿发泄,最后全民继续浮躁,继续在向上攀升赚大钱的路上,瑶瑶坠落成肤浅阅读的追随者和脑残粉,其实,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随心所欲发泄和吐槽的平台。

“单身小姐与骚包先生”就诞生于这样的思绪中。脑洞大没人造访不好、口水太多没处吐槽也不好,所以这个栏目可以是一个当代国际都市生活垃圾的万花筒,一个吐槽职场情感世态的碎碎念,在“垃圾”中也能偶尔捡到带有光辉的点,因为这些就是当代生活啊。


此时此刻,“单身小姐”刚刚踏着 Mansur Gavriel 的 block heels 小凉拖身穿小碎花裙从伦敦的 Green Park 地铁站出来,满脸胶原蛋白的脸蛋儿上盈满了小汗珠,她在我的安排下去跟 Charles,一个常年居住上海的意大利裔美国“老”gay 谈合作创办公众号了。

“单身小姐”可以是任何一个都市中的女孩儿,她穿着 Nikes 或 common project 的 trainers、手拿绿色果汁奔走于城市的丛林中。她们事业心强,追求着梦想和挑选着理想的男人。是的,“挑选”而不是“寻找”。

她们职场的吐槽各有不同,情感的吐槽却不尽相同,在像伦敦、纽约、上海这样的国际都市,一来难有真诚,二来优质的男子都被姑娘们宠坏了,“骚包先生”就是这一类男人:他们年轻有为、背景相当、相貌出众,不必主动。

时来运转,妈妈们说的女孩儿要矜持,封存在 80 年代的情窦初开笔记本里,这个年代的“单身小姐”们要学会像“蒸煮”美食一样争取男人才行,懂得“蒸”(争)才能煮(得),不能火候过猛,也不能温度不到。

而这篇文里的“单身小姐”——Amy还处于一个特殊的状态——她在人生迷茫期。她给了自己一个 “悠长假期”用来思考人生方向,空闲了 9 个月,她甩了第 18 个 Tinder date 后还是没想明白,看着同时毕业的选择从事金融行业的同学已年薪百万,自己却不知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觉得人生跌入谷底。我说看到了她就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前的自己,对她说光空想没有用,你要开始专注于一件事,在过程中再发现自我,涅槃重生。

“我有一个曾经做广告的美国老 gay 朋友想做一个都市女性吐槽公号,叫“嘚瑟女神”,挺适合你的。你要不试试跟他做一段时间?”那天我跟 Amy 一说,她就来了兴趣。公号的热度已经过去了, 可是女性话题呢,永远都有得聊,不会过时。“看你们怎么做!”我说。

“嘚瑟女神”的正版名字叫“Deesse女神”,在法语里“Deesse”是goddess的意思。我说故意取法语名字的都太装,不如取谐音叫“嘚瑟”,东北风遇上巴黎范儿,在中国要受欢迎一定要 low 下来,不可端端,时髦又接地气才行。Charles 是一个思维开阔懂得变通的人,他听取了我的建议。

Charles 来中国前在广告公司做美术指导,搬到上海后至少刷新了他两方面的价值观:

1、曾经 Charles 就说作为都市女子,思想要解放,行为要主动,当代童话的诞生都是女猪脚明着矜持、暗着主动。来到中国后,他发现中国女孩儿比美国姑娘还主动。“中华女子必称霸世界。”Charles 竖着小兰花指,用中文说着。

2、曾经 Charles 声称自己懂得什么叫“大美”,欧美广告中,“美”在商业中的运用最高境界并不是让男人变硬、女人变湿,而是要让人打开钱包。Charles 竖起食指,用中文字正腔圆地念着 “打.开.钱.包!”在中国也是一样,不过这里赚的是屌丝的钱,“大美”不需要了,通俗接地气才行,Charles 说:“我就封存自己的审美,让小编只找大众会喜欢的图好了。”

刚来中国的时候,Charles 野心勃勃地想把西方的情爱思想灌输给中国 25 岁以后愁嫁的姑娘,每天兴奋地用 VPN 翻墙,在外国网站上海量浏览女性及女权网站,搜罗信息。中国的 VPN 不稳定,Charles 上网时常掉线,后来他听说公寓楼的 9 层信号最好,每晚他就穿着 Derek Rose 的浴袍,敞开怀特意露处一下块儿毛发繁盛的前胸,坐在 9 楼的楼道里翻墙。结果被居住在 9 楼的大妈投诉扰民,不知扰了大妈心的是 Charles 的存在还是他敞开的胸膛。

Amy 在和 Charles 会面的前一晚,打了个电话问我 Charles 对公号有怎样的 vision。我向她大概讲了讲几个月前和 Charles 在上海外滩的 Hakkasan 喝酒时,他向我叭叭的内容:

“This ‘living happily ever after’ version of fairy tales is dead. Now Mr. Big is ‘dead’, becasue most girls find these guys’ penises small. Most importantly, it’s women are too ambitious and wanting to be Miss Big themselves today.”

(“那种‘从此公主与王子过着幸福生活’版本的童话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像《欲望都市》中 Mr.Big 那种形象的完美男人也不存在了,因为当下的女性太挑,就算是觉得对方各项完美,最后还是发现那里太小。最重要的是,今天女人们都太有野心了,她们想自己成为 Miss Big。”)

Charles 继续说:“Let me tell you the truth. They don’t want to be Miss Big, they just said that because it could make them look good. In fact, they all secretly wish to be Mrs. Big — marrying rich, with or without love, doesn’t matter. With love, it’s merry; without love, it’s not a big deal. They got the fund, then they start some sort of ventures themselves. ‘Women who work’ looks cool, ’women who go for tea’ looks damn, these women know nothing but trend. They know how to capture the trend!”

(“我告诉你事实真相,这些女人其实并不想做 Miss Big,她们这么说是因为这样令她们显得很 cool。其实她们内心都偷偷地希望能成为 Mrs.Big,就是嫁给金主,有没有爱,没有关系。有爱,是上帝赐予的福分;没有,也无所谓。她们拿到了一笔‘创业’的投资,自己做老板。‘工作的女性’听起来太 cool 了,‘喝下午茶的贵妇’听起来太 damn 了。这些女人不一定懂很多,但她们懂得什么是最潮、最时髦的,她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把握潮流、甚至引领潮流!”)

Charles 把一桌人都说凉了,只有我能 get 到他的点,听得很兴奋。他喝了口 sake 调制的鸡尾酒,继续说:“你看前阵子 Instagram 上特别火的那张图,上面写着这段字:“He asked me what’s your favourite position? I said, ‘CEO’.” 说着说着他自己就笑了。

“I tell you! Their favourite position is still doggy style, being under and being controlled, by men! They know better about command than real execution, know better about working ladies’ fashion style than the real hardship and tears.”

(我告诉你,她们最喜欢的 position 还是 doggy style,在下面,被男人支配!她们可能懂得更多的是“指使”人,而不是正确有效地执行权力,可能懂得更多的是展示工作女人的时尚,却不太了解真正的艰辛和眼泪。”Charles 说。

“你也不能以点概全……”我打断他说了一句。

“My vision is, to help women, conquer real fears, to release the power of being weak, surbordinated and being vurneable.” Charles 显然有点儿喝 high 了。

“To play the soft card?” 我说。

“To play the smart card.” Charles回答。

“来为‘嘚瑟女神’干杯!To those smart and fearless women, who domiante without being overwhemlmingly bossy, who can succeed with real brain and soul without being bitchy and scheming. And to money!” Charles 说完又给我们每人叫了杯 tequila shots。

“单身小姐”听我讲故事听得两眼放光。她说她对 Charles 的项目很有兴趣,并且自己有很多亲身经历可以在公号里分享。

“好的呀!我自己的公号,还想开一个栏目呢,叫 ‘单身小姐与骚包先生’,写都市职场和情感的吐槽文,可以转发你们的文章!”我说。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