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World · Cosmopolitan

Beauty in My Eyes|在饱览一生艺术精品的他们眼里,什么才是顶级的美?

这些年逛遍了全球的艺博会和画廊展,觉得自己的品位和对美的认知都在不断地变化和被塑造。于是我在想:对于那些一生都在与奢华艺术品打交道的顶尖画廊主、以及自幼便耳濡目染艺术之美的艺术世家子弟来说,对「美」的认知又是怎样的呢?作为 tastemaker 的他们,对美的见解会与我们有什么不同么?

6 月 29 日 - 7 月 5 日举行的 Masterpiece(大师杰作展)被誉为全球奢华艺术品与高端生活方式完美结合的盛会,也是伦敦夏日社交活动的 highlight ~

游逛于这个汇集了从古埃及浮雕、青铜器到当代珠宝绘画横跨 5000 年历史精品的艺术展,香槟浮动、小腿不痛、分秒惊叹着「美」——作品美、展位美、看客穿着质地高档也是一种美。

Rosie Uniacke
Richard Green

这些年逛遍了全球的艺博会和画廊展,觉得自己的品位和对美的认知都在不断地变化和被塑造。于是我在想:对于那些一生都在与奢华艺术品打交道的顶尖画廊主、以及自幼便耳濡目染艺术之美的艺术世家子弟来说,对「美」的认知又是怎样的呢?作为 tastemaker 的他们,对美的见解会与我们有什么不同么?

在这届 Masterpiece 的现场,我对话了几位全球的品位缔造者(global tastemaker)——他们中有全球知名华人珠宝设计师 Wallace Chan、顶尖画廊 Axel Vervoordt、Richard Green、Crane Kalman 的画廊主与传人,让他们讲述和用自己的方式诠释:在自己眼中,什么才是世间最「美」?


「毕加索与单身女孩」提问:

「你对『美』是如何定义的?」
(What does beauty mean to you?)

「在你的人生中,有哪一个特殊的时刻和事件,让你改变了对『美』的认知?」


美好的艺术品固然诱人,然而我人生中最美的事物却是我的太太!
Jonathan Green Richard Green 画廊老板

拥有60多年历史的 Richard Green 画廊经营从17世纪的 Old Masters painting 到印象派现代绘画。

画廊的继承人 Jonathan Green 说,美对他来说是让人看着舒服的画面和诱人的色彩,然而在他人生中最美的事物还是…

他的太太!

Green 夫人的这身打扮时尚精致,确实也是展位的一道风景。

这届 Masterpiece 展览上他们带来了博物馆级别的 John Constable、Turner 的风景画作品。20世纪初期,英国画家 John Constable 和 Turner 对法国的印象派画家有着深刻的影响。法国的印象派鼻祖们那时来到伦敦,看到 Constable 与 Turner 美丽的水彩画,深受启发并之后将水彩画家对风景画的画风和感悟带到印象派的创作中。

John Constable
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Arundel Castle and town, Sussex

此外画廊还呈现了20世纪上半叶画马画出名气声望的画家 Sir Alfred Munnings 的作品以及 Sir Cedric Lockwood 的美丽静物油画。

Sir Afred Munnings Through the gap, 1910
Sir Cedric Lockwood Morris 9th BT Wild Flowers

还有 Pre-Raphaelite 画家 John William Godward RBA 的「An Offering to Venus」。

John William Godward RBA An Offering to Venus, 1912

在被材料「发现」的过程中发现美。
Wallace Chan(陈世英)华人珠宝设计师

享誉全球的华人珠宝设计师 Wallace Chan(陈世英)喜欢在不断探索原材料的过程中发现「美」。在创作的过程中,他会对石头、花、树、草、木进行不断的打磨,从「静」里探索快乐。他称这个过程是被材料「发现」‘和被材料「创作」的过程。

Wallace 说外界的无限可能性,也影响着美的创造。探索外界的设计与沟通,影响着我们的心灵与对物质探索的维度。美的触觉和感受是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学习的,最后当我们发现「美」的概念不在物质上呈现时,我们便超越了文化、国籍和空间的概念,在这种状态下的创作,便不再是在别人的世界,而是在自己和梦想的世界创作出「美」。


The Beauty of Chance and Encounters.
(命运的巧合带给了我世间最美的天使)
Andrew KalmanCrane Kalman 画廊老板

位于伦敦 Knightsbridge 的 Crane Kalman 画廊主营英国现代绘画及雕塑艺术,代理了众多享誉世纪 19 至 21 世纪艺术大师的作品,包括 L.S.Lowry、Henry Moore、Alexander Calder 等。然而对于画廊老板 Andrew Kalman 来说,世界上最美的事是四年前在 Masterpiece 自己的展位上与自己的妻子——中英艺术公关 ARTouch Consulting 创始人肖朗命运般的相遇,和今年诞生的两个真正的 masterpiece——一对儿可爱的双胞胎兄妹。

Andrew 深情地说:「明天,6 月 30 日,是我和妻子认识四周年的纪念日!四年前的今天,就在这个位置,我遇到了她!我想命运是多么的奇妙,如果当时我去吃饭或去别的展位跟人聊天,我可能就错过了她,世上也就不会有了这两位可爱的小天使!」说着 Andrew 拿出了手机给我看了可爱的 Aya 与 Maya 的照片:

Andrew 说:「How fateful life could be! Fortunately, wonderful fate!」

这是多么有爱、融化心灵的故事,听得我的心像焦糖一样在发甜~


而 Osborne Samuel 的画廊主 Peter Osborne 也像我一样着迷于美妙的故事,他认为:

艺术品背后的美妙故事能够升华作品的「美」。
Peter Osborne Osborne Sameul Gallery 合伙人

Peter 向我讲述了自己展位上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他身旁的英国雕塑艺术家 Lynn Chadwick 的移动雕塑。1952 年,曾有一个摄影师在 Lynn Chadwick 的工作室工作,当时摄影师的老婆病了,Lynn 为他的老婆创作了这个雕塑并作为礼物送给了她。对方把这个雕塑放在了自己的抽屉里并把这事儿忘了,60 年后,已经是老太太的她发现了多年「沉睡」在自己抽屉里的佳作,并把它交给 Osborne Samuel 画廊出售。

Peter 认为当我们看一件艺术品时,并不仅仅是个人和美学的体验,也是一个彼此分享美妙故事的经验。


与 Peter 对美的看法不同,Dickinson 画廊的老板认为一件作品一定要有至高的品质才能称得上是美的。

「美」需要有至高的品质。James Roundell Dickinson 画廊现代及印象派部门总监

Dickinson 画廊的现代及印象派部门总监James Roundell认为市场的喜好一直在变,好的品质却可以经久不衰。
他用市场对莫奈的喜好举例:「30 年前,市场追随早期的莫奈作品,印象派刚刚开始的 1872、1874 年作品比较抢手。那时人们喜欢小尺寸的画作,颜色比较有局限。但是现在人们喜欢大幅的颜色偏亮的作品。现在莫奈的睡莲很受欢迎,人们对 Monet 的品味变了。我个人对 taste 不是特别感兴趣,我更在意的是好的品质。我理解品味的变化,因为这个变化影响了艺术品的『价值』,然而外界对艺术品『价值』的衡量并不会改变我对一副画本身的看法。」

Gustave Caillebotte Voillers sur la seine a Argenteuil, 1886
Henri Edmond Cross Paysage de Bormes, 1907

Beauty to me, it’s the one-ness to the world.(美对我来说,是个体与世界的相互关系)
Boris Vervoordt Axel Vervoordt Gallery 总监与继承人

Boris 是比利时安特卫普著名画廊主 Axel Vervoordt 的儿子。他的父亲 Axel 还是好莱坞明星青睐的明星级室内设计师。他说‘美’对他来说,是你与一件事物相遇并感到」发现」这件事本身充满了乐趣,从中你可以感到无比的快乐。「One-ness」并不是 「uniqueness」,而是一个全宇宙共通、一种个体置身于世界与宇宙之中的感觉。世界上每一个元素都是互相影响与包容的。(好哲学……)

Boris 表示,印象深刻的一次对「美」观念的改变是 20 年前第一次去 Documenta (卡塞尔文献展),当他看到 Anish Kapoor 的作品十分震撼,那时他感受到了 one-ness。和 Lucio Fontana 在帆布画面上探讨空间不同,Anish Kapoor 将世界的物质物质化。

Anish Kapoor

人间最美的……还是……女人。Michael Goedhuis 传奇的中国当代水墨画廊主

「世间最美的事物这个话题,请您任意发挥~讲当代水墨也行,讲女人也行。」 我跟 Michael 说。Michael Goedhuis 是出名的中国当代水墨推手,他有着卓越的品位和老年版 Colin Firth 的颜值。

但我知道爷爷最爱聊的还是「woman」,而且是个出色的「演员」。

Michael 文采洋溢,出口成诗,只不过这「诗」颂得有点儿露骨,我要是翻译了,粉底儿都遮不住我晕出龙虾粉的害羞面色:

「Women in many ways, destroyed me as a man…」 😂

为什么 Michael 不多谈一下中国当代水墨?他的好朋友 Scott Diament-Palm Beach Show Group 的 CEO 替 Michael 表达了对艺术之「美」的看法。这简直像是一个艺术品推销电视节目 (等待视频上传)

走访一圈,我发现问的都是成熟年长男士对「美」的看法,在想是否应该让访问对象更多元化一些时,我看到了他:

无辜的珠宝展位的小弟弟跟我素不相识,被姐姐调戏了一下:

「在你眼中,什么是美?」

小弟弟:「祖母绿钻石,颜色特别诱人,有年头的东西总是更有魅力的。」

「真的嘛?你这么年轻,对珠宝……嗯对佩戴珠宝的女人的理解应该跟老头们不一样吧?」

「……」(无言以对,只能报以害羞的微笑)

「当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人的时候,你是否会因为她戴的珠宝而改变对她的印象?」

(害羞)「I try not to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还是戴什么珠宝没关系?你更看重女孩儿的身材和相貌?」

「No, I wouldn’t say so. No.」

Masterpiece上无数美好的艺术佳作值得大家欣赏。每个人对美的定义不一样,往往对美的看法是一个人阅历、品味、知识与性格的综合。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