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World

皮诺的熊掌与赫斯特的大鱼|威尼斯双年展骚骚游(下)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once, offline, in society;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twice, online, also in ‘society’, well, no, community I shall say.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once, you get the circle,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twice, you get the business! Darling! I told you Instagram is the new LinkedIn!”

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 Christine Marcel 将这届两年一度的艺术盛事,主题定为 Viva Arte Viva  (艺术万岁) ——光看字意这是一个多么理想主义的口号。

然而在这个艺术价值往往被市场价值定义的时代,艺术家在寻求自我价值实现和商业价值变现中,谁拥有了油肥的熊掌,谁有吃掉了鲜美的大鱼儿?谁又欢喜地两者兼得?

我带着这个问题踏上了威尼斯的旅途。

飞往威尼斯的飞机上,我埋头码字,余光看到隔壁的书生眼镜男也在码,回首相望原来是去年 Frieze 的一个 party 上相识的“草泥马”先生-给予这个外号是因为他外貌略萌,龟壳眼睛架在鼻梁上增添书呆气,毛茸茸,走路姿态犹如羊驼,人群中颇有喜感、无攻击性,因此人缘颇好。

“草泥马”先生是某外国独立艺术媒体编辑,他不是在飞在艺术盛事的路上、如羊驼般漫步于置有名画的白墙之间,就是在发 Ins 和码字。他跟我打了招呼后,就拿起处于飞行模式的手机 curate 自己下了飞机后要发布的 Ins 图片。

Instagram is the new LinkedIn darling!” “草泥马”说。我点点头,想想自己只有几百个粉丝儿、好久没更新的 Instagram Account 自叹不如。

“Instagram is the place that everyone thought that they can express themselves, but they lost their originality.” (每个人都觉得在Instagram上可以展现自我,久而久之也就变得人人都一样,随波逐流,被潮流淹没。)我故作深刻地说。

“草泥马”先生推了推自己的龟壳眼睛,“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once, offline, in society;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twice, online, also in ‘society’, well, no, community I shall say.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once, you get the circle, you lose your originality twice, you get the business! Darling! I told you Instagram is the new LinkedIn!

(“你步入社会,就要面对失去“自我”这一现实, 你在网上的社会,不,是社区,会再一次失去“自我”。 你一次丢掉了属于自己的特色,你就更容易融入一个圈子; 你两次放弃个人特色, 你说不定就获得了生意!亲爱的! Instagram is the new LinkedIn!”)

“草泥马”接着说,“For instance, Hashtag is the new kiss kiss…it’s the way of how samecircle of people build up rapport…online.”(“比方说, Instagram上的hashtag是新的啵啵吻,是线上和陌生人建立共鸣和信任的方式。”)

我反应快,道理听了马上消化,只是做不做倒是另外一件事。凡是时尚艺术圈的空中飞人,行程基本都可以预料, 三月香港,五月初纽约,六月巴塞尔,十月伦敦, hashtag这东西不过是表示“我也在这里、我没有out” 。

下飞机的时候,“草泥马”跟我说,“这两天不要忘了 the golden hashtag, #VeniceBiennale #PinaultFoundation #Hirst ! “

双年展期间的关键词,除了双年展本身,居然是 Kering 集团的老板弗朗索科皮诺 Francois Pinault 和艺术家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François Pinault at the Palazzo Grassi in Venice,Tiziana Fabi/Agence France-Presse

他们俩不仅是两个有财有才的老头,更是两个响亮的品牌。Pinault Foundation 的 dinner 的邀请还是你在艺术圈甚至是花花世界分量的证明。

“草泥马”回头,补充了一句,“当然,还有3P!”

我一听一惊吓,瞳孔微放大,脸蛋儿扑红,定了定神我问道,“什么3P?”

“Pinault Foundation, Prada Foundation, 还有 Peggy Guggenheim” “草泥马”说。

Pinault 的熊掌与 Hirst 的大鱼

I am not rich enough to be tender. Francois PinaultPinault Foundation

5月10日晚 Pinault Foundation 在私密的 San Giorgio Maggiore 岛上 Foundazione Girogio Cini 的晚宴是每届威尼斯双年展最令人垂涎的聚会。

宾客乘坐私人游艇和 water taxi 缓缓到达,香水味盖过了柠檬树的芬芳。这座白色的16世纪教堂由 Andrea Palaldio 建造,夜幕降临的威尼斯是迷人的,更引人入胜的是宴会的来宾和主人背后的故事。

商业巨鳄 Francois Pinault 不仅掌控着 Kering Group(旗下拥有 Gucci、Saint Laurent、Balenciaga 等近年来业绩上涨的品牌),还有 Chateau Latour 酒庄,他也是佳士得拍卖行的最大股东。他与 LVMH 集团的 Bernard Arnault 的奢侈品帝国王位之争的故事对许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两人的“战役”也延续到了当代艺术领域。

当 Bernard Arnault 于在巴黎建立 Louis Vuitton Foundation, Pinault 将视线放在了威尼斯,并买下 Palazzo Grassi 和 Punta della Dogana。今年两家展馆同时为 Damien Hirst 举办了这位艺术家时隔十年的大展“难以置信号残骸中的珍宝”~

不过话说 Pinault 先生在法国人心中的形象就是海盗。

他学生时代还因家境不好受到同学欺负,中途辍学,开始为父亲的 Treverien锯木厂打工,并一点点建立起了生意王国。他的战略是裁减中间人,直接与供应商和送货商对接,这种经商方式让他很不受欢迎,却让他很有钱。他曾在一次访问中说: “I am not rich enough to be tender.”

熟悉他的人说 Pinault 对艺术的热情是真诚的,他会驻目一件艺术品很久,再去问它的价钱。 与其和上流社会人士共进晚餐,Pinault 更愿意和艺术家相处,他曾说自己最不希望人们认为他收藏艺术是自我膨胀的表现, 他想通过展示自己的收藏,来激励众人的灵感与思考。

Pinault还曾表示自己并不爱出入 parties,威尼斯双年展期间自己的 Pinault Foundation dinner 倒是一个例外。

往往人们看到的是宴会主人的光芒,香色的美酒美人和精致的餐具温暖的烛光运筹交错,主人此时的辉煌,让彼时的奋斗与艰辛便都如瞬间闪过的幻灯片。

Pinault Foundation Dinner 后的第二天,Gagosian 与 White Cube 联手为 Damien Hirst 在Rialto Market 旁边的“鱼市场”举办了一场晚宴。

这场展览已为人熟知,展览展出的189件作品全部来源于“难以置信号”的水下遗迹,它们身上都带有大海的印记,惊悚又令人着迷,也让观众不知不觉深陷于赫斯特编织的故事中。

历时十年,背后由若干经济实力雄厚的投资人资助,Hirst的承载人类文明瑰宝的沉船同时在 Pinault 的 Grassi Palace 与 Punta della Dogana 亮相。

如果说上篇提到的 Sotheby’s 是造梦营销品牌,Hirst 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造金品牌。(上篇:0.5度唇角与苏富比的造梦营销 | 威尼斯双年展的另一面(上)

“难以置信号残骸中的珍宝”——Hirst 的商业成功并不出乎意料,而他本人才是真正的珍宝。

除了 Pinault Foundation, 双年展期间另一个不可错过的P,  stands for Prada Foundation.

位于 Ca’Corner della Regina 的 Prada Foundation 举办了一场名为“The boat is leaking, the captain lied”(船在漏水,船长在撒谎)的展览。这场跨媒体项目在作家亚力山大克鲁格(Alexander Kluge)艺术家托马斯德曼(Thomas Demand),舞蹈美术和戏服设计师安娜维勃洛克(Anna Viebrock)以及策展人伍多基德曼(Udo Kittlemann)持续、深入的探讨下诞生。

这场展览跨越艺术、电影和戏剧等媒介和想象力的边界,并且互动性极强, 让观众浸没其中, 回忆无穷。

另外一个P, 就是 Peggy Guggenheim 女士的私人美术馆——每次来威尼斯都要遛一遍。

20年代的文化圈故事总会让文艺青年看得如醉如痴。Peggy 的事业归功于她的私生活-话说她艺术的启蒙源自和一个叫 Samuel Beckett 的作家的床第之欢。

故事是这样的:那时 Samuel Beckett 居住在巴黎,是作家 James Joyce 的小秘书,1939年的 Boxing Day,他和 Peggy 相识于 James Joyce 搞的一个 dinner party。后来 Samuel 送 Peggy 回家,一进门这男人就往沙发上一躺,让 Peggy 过来躺在他怀里。两人随之“厮守”了12天,也就是在这12天里 Samuel 成功劝说 Peggy 忘掉 Old Masters painting,专注于现代艺术。

Peggy 从不回避谈论自己的私生活-一生睡了无数男人,也收了无数好画。我倒觉得像Peggy 这种女的睡男并非为了肉体欢愉,而是精神需求,甚至是虚荣心和自我的满足。包括她和 Max Ernst 的婚姻-她爱的是他的名气。

Max Ernst, Attirement of the Bride

Peggy 一生对自己的长相耿耿于怀,并认为是自己不够貌美才没能成为任何艺术家的 Muse。

话说她最讨厌自己土豆般的鼻子——可惜当时医美技术不佳,整坏了。我想生在这个年代 Peggy 绝对是个满脸洋溢玻尿酸的美人,包养鲜肉网红,网红速变拍卖场红人的那种. Instagram Darling turns into Auction House darling.

我在想 Peggy 作为收藏家的成功,也归功于她圈子“混迹”的娴熟。想一想艺术家这个“综合性”人物身份,与其想怎么赚钱圈钱,不如想如何吸人圈人。

现在 Peggy Guggenheim museum 有两个展: Mark Tobey 的“织光”(Threading Light)。这是他近20年来在欧洲的首次大型回顾展和在意大利的首次个展,追寻了这位艺术家从抽象到美国 mid-century 现代主义的画风演绎。

Mark Tobey

另外一个展是丹麦超现实主义艺术家 Rita Lernn-Larsen 1938年后的首个在北欧之外的展览。

Rita Kernn-Larsen. Surrealist Paintings

在 Bauer Hotel 的 rooftop 上,我一眼扫到“草泥马”先生正在和一个画廊男孩儿“聊骚”,

“Flirting is the basic business manner!” (”调情是基本的商业礼节!”),他边说边推了推自己的龟壳镜框。

“Let’s make a nice Instagram story!” “草泥马”再次用行动执行着自己的理念——“Instagram is the new LinkedIn darling!他说如今纸媒日益衰败,广告商接连撤离,可我们在 Instagram 上战绩不错,连连圈粉。“聪明人不会做逆时代的事情,不管是艺术圈也好,其他行业也罢,最后被淘汰的都是不懂得资本游戏规则的人,被埋没的是不会刷存在感的人。” 这是“草泥马”一直坚信的理念。

然而我会质疑,如果一个艺术家去考虑迎合市场趋势和藏家喜悦,懂得聚人圈人以至在媒体与社交网络的注视下NB闪闪,打造出了 Warhol 所说的15分钟名气,他能否完全回归自己的创作本身,去发掘和探索自己最本真创作潜力, 并持续evolve自己的艺术创作?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 Damien Hirst那样将自己写进了艺术史,还有许多艺术家享受的不过是暂时的辉煌——快速的价格飙升和瞬间的市场倒塌。一个艺术家受到市场和学术界的爱戴后,是否能真正不去思考藏家的期望,不去思考市场的走向,完全听从自己的内心?

每个创作者都会希望成为 glitter, 然而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看到好多 glitter, 这些 glitter 是别人的辉煌,可有一天当你自己成为 glitter 了呢?你又会怎样?我问“草泥马”这个问题。

“Baby, you’d go with the flow, and gone with the wind!”(宝贝,你会难以避免地变得或多或少的随波逐流,你的闪耀也会像别人一样,转瞬即逝。)“草泥马” 一遍说,一边刷着自己的 Instagram。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