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World

艺术、女性和男人偷偷藏在心里的秘密|Frieze London

每一个成年男人的心里, 都折腾着一个Cicciolina。

每年十月,随着Frieze Art Fair 的开幕,伦敦迎来了最疯狂的一周--西方媒体称其为“Frieze Frenzy”。“Frenzy” 这词恰到其分地形容了这一周围绕艺术圈和名利场繁忙且让人眼花缭乱的状态。不过在这里没有什么会是 out of control 的,“疯狂”的表面匿藏的是金钱欲望、商业欲望、虚荣心与自我价值实现的欲望,艺术家也好、经销商也罢,都比你我想象中来得理性。

这周伦敦艺术盛事繁多,我的好朋友 Melody 与 Kevin 趁着国内十一黄金周来伦敦拍婚纱照,顺便也跟着我感受了一下平时金融人士乐意浅涉却不大理解的艺术世界。他们表示看艺术越看越摸不着头脑,越了解越不信服于艺术品的投资价值。在他们眼里艺术家和商人不画等号,大部分还是疯子。

比方说我!伦敦的Gagosian Gallery 正在展出Tom Wesselmann。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动人的nipple嘴唇和脚丫。。。Courtesy of Tom Wesselmann Estate

有趣的是,这届 Frieze 的 Focus Section(特别展览单元)也十分“辣眼睛”——Sex Work: Feminist Art and Radical Politics, 呈现的是20世纪70年代女权主义实践的极限。光看标题,金融直男 Kevin 对画面的期待似乎还没有升华到对其作品背后社会和政治讨论的程度。

Kevin 对我曾经描写的画廊女孩儿 Amelia 的情感世界印象深刻:从东伦敦的艺术家那里享受肉体之欢,和西伦敦西装革履的年轻金融男 wine and dine。

作为金融男的 Kevin 心里总是有那么个疙瘩,觉得我们艺术女郎认为金融男仅是 moneybags, but awful in bed。他一直觉得艺术家都是不正经的,然而这次伦敦之行,似乎会让 Kevin 了解到,其实艺术家是正经的,不正经的是我们对艺术家的遐想以及对”sex”世俗的误读。

此届Frieze最上镜作品之一-Renate Bertlmann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我称其为:“沙漠中的曙光”。。。

 

“买你爱的作品,嫁你爱的人,因为,你要与TA同床共梦好久”

 

 Frieze Frenzy,从周一 Victoria Miro party 开始:

“Where is the ‘sex’?” Kevin 问。Victoria Miro 画廊正在展出居住于哥本哈根的以色列艺术家 Tal R 的“Sexshop” 。虽名曰“性用品店”, Tal R 却通过抽象的表达和极具诱惑力的色彩,每张画都排除了直观的 sex 和人物的存在。通过“看不见”和“触及不到”,暗指观赏者与欲望象征的物体交汇,而这种交汇与碰撞,是超越了画布之外的。

Tal R Dirty Dick

“不言喻的总是最美最好的。虽然我知道您大直男未必理解!” 我对 Kevin 说。

“我也不理解!” Melody 说,并表示自己不太懂艺术品的投资价值,“艺术品的流通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啊!虽说房产也有这个问题,但更 tangible!”

“所以艺术顾问都会告诉你,买你爱的作品,嫁你爱的人,因为你要和TA空床共梦好久!”我对 Melody 说道。

Tal R Paris Chic

“你看这艺术家是这样解释自己的作品的,”我翻着手机上的 press release 给他们翻译着,”大部分人不是选择吸引他们的事务,也不是去寻找。是从某种程度,在潜意识里,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形成的,绘画也一样。最终,你追寻的是你需要去追寻的,与你心灵共通的。这一点是没法控制的。”

“Most people don’t really choose what they find attractive, or what they reach outfor. It is somehow constructed in their upbringing and unconsciousness and it’sthe same with painting. In the end, you reach out for what you need to reachout for, what speaks to you. There’s no way to help it.”

读完我便说,“No, I don’t agree!” 我摇了摇头,“我们成年人很多时候都是用理性去判断的,我们计算和讨论着付出成本和损失。而且我们总是在控制自己的喜好和欲望,我们没有像艺术家那样自由!我们更像是收藏家的那种思维方式和心态,首先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进行研究,思考价值,是否你非得拥有TA,是否值得,是否能和TA生活很久。”

“对啊。。。” Melody 缓缓地说。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折腾着一个 “Cicciolina”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熟人——“肘子大哥”。怎么介绍他呢?几年前我在交友软件上认识的一个中年德国男纸。那时肘子哥和老婆正值七年之痒,偶尔到 App 上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似乎不敢做出任何越轨之举。聊几句后发现彼此都涉足艺术行业。

或许肘子哥性格太“德国”了,做事做人甚为严谨,大哥觉得既然多多少少算是在一个行业,就不应该有太多私人过往,所以我和肘子哥就成为了行业内的普通朋友。

Francesco Vezzoli’s TV70 show at Prada Foundation, Milan

说来也巧,几天前我在意大利参加婚礼路过米兰,在 Prada Foundation 的 Francesco Vezzoli 的展览 TV70 上碰见了肘子哥——那个展览通过回顾70年代的电视和影像节目来探讨当时意大利的电视与当时的时尚文化政治的关系,以及这个国家的集体记忆和社会转型。而我们撞见彼此的房间恰恰用多个环绕屏幕放着 Jeff Koons 前妻 Cicciolina 欢快的70年代末音乐-“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Cicciolina

其实许多人知道 Cicciolina,也都是因为 Jeff Koons 的”Made in Heaven”,以及她和Koons 长达14年的离婚官司。我却觉得在她“情色”的形象背后,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女子。

Cicciolina,Jeff Koons 和他们的儿子Ludwig

Cicciolina 原名 Ilona Staller, 1952年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早年在布达佩斯的餐馆做过 waitress 和模特,随后通过工作认识了一个意大利的 travel agent,顺理成章移居罗马,移民目的的婚姻甚为短暂。1973年,Ilona 遇到了一名叫 Riccardo Schicchi 的摄影师,两人一起创立了一个深夜谈话节目——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那是个sex-chat show, 在当时算非常革新之举。Ilona 为自己选择了”Cicciolina”这个名字,意大利语里是“fatty”、“cuddleable” 或“pinchable” 的意思。后来转型为政客,并参与了意大利议会,甚至曾尝试竞选米兰市长。90年代初期,她与另外一位艳星共同成立了一个党派,叫“Party of Love” (爱党)。Cicciolina曾大胆地在媒体面前说,愿意为了换取世界和平而与萨达姆共度春宵,后来给本拉登同样的offer。

1989年, Jeff Koons 决定将自己变成一个 porn star,当时 Whitney Museum 赞助了他这个艺术项目。 Koons 翻阅欧洲的色情杂志寻找灵感,看到了 Ilona 的照片,瞬间被照片东欧的背景和 Ilona 本人吸引。于是他安排了与 Ilona 一起拍摄照片,也就是后来皆为认知的”Made in Heaven” 系列。

Cicciolina 这样的女人,男人愿意放在心里幻想,却少有像 Jeff Koons 那样主动的找她合作‘出演’一个艺术作品,并之后娶了她回家。屏幕上 Cicciolina 暴露妖娆的身体随着歌声扭动着,与肘子哥德国人严肃的样子形成有趣的对比。

我对肘子哥说你去照张照片发 Ins 吧。他对我说,“小酸菜,I am too German to pose next to Cicciolina!”

“But you are man enough to secretly think Cicciolina sexy and equally intimidating.” 我反驳道。

“That’s also true!”肘子哥毫不回避探讨男性心理,甚至承认每一个成年男人的心里,都折腾着一个“Cicciolina” 。即使他并没有像 Jeff 那样把 heavenly 的床事搞到美术馆里,名利双收;肘子哥怕自己 handle 不了“Cicciolina” ,娶了良家女,生了三个娃,也算是世人眼里的人生赢家。步入中年后虽然经常挣扎于想少吃点控制自己顽强催长的肚腩和难以控制的对肘子的食欲之间,但这种 dilemma 在更多的 struggle 于生存的人眼里简直是微不足道了。

肘子哥就像是我说的那种“大部分人”——用理性去判断的,计算和思考着付出成本和损失。总是在控制自己的喜好和欲望,我们没有像艺术家那样自由!在人生和伴侣选择上,没有艺术家那种性情,却更像是一个收藏家。不是年轻时未曾遇见过“Cicciolina”这般女子,只是传统观念和社会束缚,‘好’男人只能让 Cicciolina 折腾在心里,不能翻腾在床上乃至生活中太久。这跟张爱玲笔下的男人生命中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一个理儿。

与肘子哥一番寒暄后, Kevin 表示他在展览上看到“sex” 还是有点儿失望,显然艺术家表现“sex”的方式和没有艺术细胞的直男脑子里勾画的不一样。

肘子哥笑道,如果 Kevin 后天去 Frieze 转一圈可能就更加 confused 了。作为藏家,肘子哥也是第一时间获得画廊发来的关于 Frieze 展出作品的消息,他说这届 Frieze 的 focus section 正是叫“Sex Works”。 Kevin 一听两眼发亮。

这一单元具体叫做“Sex Work: Feminist Art & Radical Politics” ,呈现的是20世纪70年代女权主义实践的极限。其目的之一是向遭受性侵犯、性别规范和政治正确的暴政的艺术家致敬。同时,这一板块也突出了画廊对展示女性艺术家起到的作用——那个年代,这些女性艺术家不容易被归纳到女权主义艺术史的主流叙事中,因此画廊在此的作用十分关键,算是为美术馆后来关于女性主义主题的策展铺路。

艺术家从来都是正经的,
不正经的,不过是外人对艺术家的遐想

Betty Tompkins in her studio in New York © Yael Malka

“你会觉得这一部分展出的艺术品更直观地展现了‘sex’, 但却是对性别、女性主义的讨论, very political!”肘子大哥说。

“诸如说 St.Moritz 的 Andrea Caratsch 画廊带来了美国艺术家 Betty Tompkins 两组共9张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叫‘Fuck Paintings’。 Tompkins 通过逼真的黑白场景,剪裁并放大的色情杂志图像,今天看也是叫人脸蛋儿扑红。彼时,这些作品被传统的制度和男性所主导的艺术界所拒绝,她的作品被边缘化了30余年。知道至今,艺术史才给予Tomkins 作品正确的对待,美术馆和艺术评论的关注帮助了 Tompkins 从女性角度来表现色情图像,扭转了男性视觉的垄断.” 肘子哥边说边拿出手机给我们看画廊发来的图片。

Kevin 说他即使明白背后深刻的注解,他眼里看到的还是 sex, 并表示搞艺术的还是不一样。

Betty Tompkins with Fuck painting ♯6 and ♯5, Ellensburg, Washington, 1973;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Andrea Caratsch, St. Moritz

“当然!我不责怪你。”肘子哥继续说,“奥地利艺术家 Birgit Jurgenssen, 将女性刻板的形象结构,用自己的语言将新的诠释融入她超现实主义的画作中。这次她的一系列70年代作品由维也纳的 Hubert Winter 画廊展出,女性身体及演变构成了她作品的中心,由此而引发社会批判话语中的问题。”

Birgit Jürgenssen Ohne Titel (Pferd) / Untitled (Horse) ,1973

Kevin 显然看到了“女性身体”没有领略到背后的社会批评话语中的问题。

“我个人还是蛮喜欢波兰艺术家 Natalia LL 的作品,话说这次她也在 Frieze 展出, 她拍摄了一些年轻的、有吸引力的女性模特,这些姿势在色情电影中显得相对隐晦,不太过显眼。”我开玩笑说,“这图像也还蛮适合我家的!”

Natalia LL Consumer Art , 1974

“天啊。。。 ” Kevin 说家里怎么能放这么具有挑畔性的图片。

“Nothing could shock the art world peoplereally, because they see art from an academic point of view, or from an art historical point of view, only those outsiders would take it as a sexual message.” 我边说边晃了晃脑袋,“境界不一样。我们搞艺术的总是更注重内心的力量!其实吧,艺术家从来都是正经的,他们作品所表达的信息或浅显或沉重,跟‘色情’是不画等好的,不正经的不过是外人对艺术家的遐想和对‘sex’ 世俗的误读!” 我很嫌弃地说。

Natalia LL Intimate Photography, 1971

肘子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小愤青有的时候要接地气一点儿,明白常人的思维方式。


Focus Section 其他作品

Penny Slinger Gilded Tongue – The Secret Life of Statues, 1973

Blum & Poe  画廊精心挑选带来了 Penny Slinger 的一系列作品。缘于超现实主义拼贴的手法,Slinger 用不同工具和手法求索女性的真实心理。她将自己视为自己的缪斯,通过日常的性爱经历实现着自己对摄影的探索,以无畏和激进的审美来挑战现状。

在这些作品中呈现的人体(通常是 Slinger 她自己的)及其局部作为载体表达意识状态。画面上她的身体并非是被动的,恰恰相反,她们积极地展现着唤醒女性心理和感性世界的各个方面。借此,Slinger 大胆地揭开了以往的禁忌、侵犯、神圣与亵渎。

Penny Slinger Don’t Look at Me , 1969
Penny Slinger Rosegasm, 1970-1977
Penny Slinger Everything Went Pear Shaped, 1973

巴黎的 Air de Paris 画廊也会在此板块带来美国视觉艺术家 Dorothy Iannone 的作品,Dorothy 将女性的性欲和性爱自由化成鲜艳的颜色及形状,致使她在上世纪60年代的创作就被打上了色情的烙印。

RENATE BERTLMANN Trilogy, 2008

伦敦的 Richard Saltoun 画廊带来的是维也纳前卫艺术家 Renate Bertlmann 的作品。

RENATE BERTLMANN Zärtliche Berührungen (Tender Touches), 1976/2009

纽约 Salon 94 画廊则呈现 Marilyn Minter 的作品,最初 Minter 是通过拍摄电影画面开始她的情色摄影的。2015年,她的首个博物馆级别的大型回顾展在美国休斯敦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此后,展览又巡回至丹佛,最终于2016年秋季来到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

Marilyn Minter Plush #7, 2014

 

-the end-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One thought on “艺术、女性和男人偷偷藏在心里的秘密|Frieze London

      I enjoy what you guys are up too. Such clever work and reporting!
      Keep up the fantastic works guys I’ve included you guys to blogroll.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