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World · Cosmopolitan · Faction

Hot dogs at Christie’s

你以为我真的要只讲热狗?我还要讲那个在艺术氛围下,那只充满羞涩感的发红的生物。。。

你以为我真的要只讲热狗?

我还要讲那个在艺术氛围下

充满羞涩感的发红的

生物。。。

还是在去年十月份Frieze艺博会的那一周伦敦的Christie’s(佳士得)拍卖行一如既往地与Vanity Fair杂志联手举办了Christies X Vanity Fair Party, 聚集了来参加Frieze的藏家、dealers 和明星,还有伦敦城虚荣心爆棚的society 那一群人。

Amelia在伦敦一家俄罗斯与印度富豪老板共同创立的画廊做小助理,这是她第一次来Vanity Fair Party, 她的date-一个叫做Maximillian的投行男,也是第一次来。

这也是两个人第一次共同出席活动。Maximillian并不是Amelia唯一的date,只是她的西伦敦date, 在东伦敦,Amelia还和一个叫做Pablo的艺术家来往密切。伦敦这样的地方,西伦敦的稳重优雅与东伦敦的前卫创意注定不能兼容,Amelia 却无法舍弃其中任何一种。

她偶尔跑去东边的Shoreditch跟Pablo调调情,画画裸体画。“Ma Muse!” Pablo挥动着画笔,对Amelia高唱着。Yes, he is Pablo, but not (yet) a “Picasso”.

说到画廊女孩儿的爱情,或者更准确地说——骚情,选择范围其实可以非常cliché。只有一部分的人会把真爱献给艺术,绝大部分的人对金钱更为忠诚,她们觉得自己有非常desirable的profile:比“网红”有内涵,比“fashionista”有韵味,比金融女有文艺气息,比艺术家更理性和接地气。所以她们在做基金、金融的男人身上找到了金钱与虚荣的联盟,在艺术家那里满足了精神的碰撞和交流。

“With a decent and posh looking banker wine and dine, and satisfy your sexual desire with a hot and young artist(wanna be), I envy you!” 我曾对Amelia这么说!

特别是像Amelia这样工作地点在基金、画廊和精品店聚集的Mayfair区,偶尔在无聊的闲暇时刻刷起Tinder等交友软件,一说自己是个gallery girl 时, match 上的男人便投来“我欲把你奉为女神”般的赞美。这让Amelia 这样的姑娘虚荣心膨胀得即使站在Jeff Koons的钻石前,她们看到的也是艺术作品反光的材质表面反射出的自己。

Jeff Koons Ballon, Pink

在Amelia入行前,她读过一篇写纽约时报上高古轩女孩儿的文章:

“You need to be driven, ambitious, knowledgeable, intelligent and sociable at the same time, also need to be chic and beautiful. You need to cultivate between make people praise: ‘wow! Look at her!’ and intellectually capable in convey conversations about art and related fields.”

(”你需要非常执着、有野心、有知识涵养、聪慧、擅于社交,并且同时要美丽又时髦。你要擅于驾驭可以让人们发出“Wow!快看看她!” 这样赞美的能力,也要足够聪明可以和人洽恰其谈,进行关于艺术与相关领域的对话。”)

于是Amelia按照自己理解的画面,尽力把自己塑造成了那个样子。

这个Maximillian, 来到了Christie’s Vanity Fair Party,他把手搭在 Amelia她上身的theory 上衣和Alexander McQueen裙子相遇的腰间,看起来特别和谐有爱。

这套打扮是Amelia精心curate过的,她熟知在艺术活动上不能太紧、太露、太bling bling。Classy with a twist of fun是上佳选择,但也不能太耀眼张扬-chic enough to differentiate herself from those society wannabes, and low-key enough to not over shine her senior colleagues if she bumps into them.

Maximillian 对这种装扮和举止的女孩儿,倒是见多了。可是对于Amelia的豆沙红嘴唇偶尔挑起的诡异笑容,他又是有些捉摸不透。他并没有特别的好奇心去探测她究竟在想什么,倒是在她一转身去拿香槟时,Maximillian留意到她翘起的臀部-对于她裙子下面究竟什么样,他应该是更有兴趣。

John Currin

“我看到了我朋友,给你介绍认识一下。” Amelia看到了不远处的Jonny,一位加拿大亚洲拍卖行的junior specialist, 减肥前的亚洲版的Karl Lagerfeld。

特地为了Frieze Art Week跑来伦敦的Jonny不幸得了感冒。跟Maximillian寒暄了一下就开始打喷嚏。不过教养很好的他每次打喷嚏都会用自己的小胖手一遮,阿嚏阿嚏声伴随着他不由自主地贱贱地往左扭的肥屁股。Maximillian 打量着Jonny 食指的翡翠大戒指和一身浮夸的行头,心里断定他十有八九家财万贯,十有十是gay。

“What do you think? Saw any works you like?” Amelia问Jonny.

“You should ask if I saw anyone I like. No works and no one, just bunch of people I know and bunch of styles I am too familiarized with.” Jonny 说。

“Style of painting or style of people?” Amelia 问。

“Everything. Art, ambiance, people,same shoes, same bags, same crowd.” Jonny 说。

对像Maximillian这种刚刚对艺术产生好奇,却对艺术圈的生物形态了解不多的人来说, Jonny这么说显得非常傲慢且愤世嫉俗。被大公司的organizational structure培养良好的Maximillian 肯定又不好意思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只好努力搜寻话题和Jonny 聊聊而不至于尴尬。

Maximillian 说自己对艺术最深的印象是2008年的时候带着弟弟去看Jeff Koons 在凡尔赛宫的展览。

Jeff Koons在凡尔赛宫展出的ballon dog

弟弟好喜欢那只狗,对哥哥说好想把它搬回家放在自家的花园里。从小就有金钱意识的Maximillian对弟弟说那只狗很贵,他本想跟年幼的弟弟说妈妈有一只形似的,小一点的,不过是兔子,可他没说就脸红了。

他想起了多年以前翻妈妈抽屉的时候发现里面藏着一只粉色的兔子形状的玩具。那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多年后他来伦敦夏令营,路过Soho一家sex shop 看到跟妈妈抽屉里同款的兔子后瞬间涨红了脸,跑开了。从那时开始,Maximillian 觉得自己才真正地理解了女人,体谅了母亲。那天刚好是母亲节。

Amelia说modern life不过就是Kitsch 和假装anti-Kitsch, Maximillian 作为理科生听得云里雾里,又不好意思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涨红着脸。 Amelia 以为他是因为还沉浸在发现母亲小秘密的回忆中才脸红,顿时觉得这个男孩儿好可爱。

就在她笑眯眯的目光中,她扫射到了一个站在bar旁边面色苍白的女人,“Abramovic! Vivien Abramovic!”

那个女人也看到了Amelia,并马上朝着她这边走来。还好在路上她被人拦住寒暄了一会儿,让Amelia 有时间给Jonny 和Maximillian 迅速补充一下‘Vivien Abramovic’的背景。

“ Vivien 给一个臭名昭著的艺术经销商做助理。其实她是个表演艺术家,你都不知道她是在演戏还是在说真话,所以我们叫她Vivien Abramovic! 因为有一个很有名的行为艺术家,叫Marina Abramovic。她做过许多疯狂的行为艺术,比方说,她在MoMA每天安静地坐七个小时,一周坐六天,一连串的观众排队感受她的气息。 还有Jay-Z也曾和她合作在MOMA进行了6个小时的表演!”

Marina Abramovic与Jay-Z (左)

Maximillian 理科生的思维不足以想象Vivien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Vivien 走近来时, Amelia觉得她的样子像是受到了相当大的惊吓。“我辞职了!” Vivien 对大家说。“你们好!我叫Vivien!” 说完Vivien 才补充了自我介绍。

“我老板被人投诉了,他可能走私来了一副画,我在麻烦找上门前及时跟他脱开了干系!” Vivien平静地说。但是下一瞬间她突然爆发了:“Fuck him!我觉得我现在特别迷失,不知如何是好!这会对我整个职业生涯都有影响不是么?” 说着她还抽泣了两下,就是没流出眼泪。然后她上下打量了一下Maximillian,“你是?”

“Maximillian. ”

“So Maximillian, 你觉得艺术的世界是不是很crazy?”

身为久经面试筛选,在投行机构里面磨练了一年多的Maximilian 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random, 但是依他的经验足矣知道如何应付这个神问题。“我听Amelia讲了一些关于艺术圈的疯狂的故事,但我觉得这些活动都蛮civil 的!”

“Hahaha, Civil!” Vivien大笑道。“倒是表面上非常civil, 但是我告诉你,这简直是世界上最不civil 的圈子。”

“之一。”Jonny 默默地念道。

Vivien紧接着开始煽情:“我觉得现在自己特别迷失!我不知道这些年来的努力都是为了什么!为了Pierre (她的老板)那些肮脏的交易么!我们所在的圈子,是不真实的!不真实的!”

Vivien的情感发泄,把Maximillian吓到了,他有点儿不知所措,脸又红了。

Amelia 和Jonny在艺术圈久了,倒是对这种有表现力的人格习以为常。

Vivien说,“去年Frieze week我在Christie’s 的一个auction sales 预展party 上吃了一个热狗。那时他们提供热狗、汉堡等街头小吃。就是那种感觉,也许你们体会不到。你觉得一个星期都生存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迷惑浮夸,周围的人都充满了虚荣,当你吃着一个属于‘低俗文化’ 的热狗时,你觉得那个热狗,倒是最真实的!real bun, real meat. 那是唯一一个从形式就能看到内容的东西,没有一丝虚假。你不需要给那个热狗加上任何哲学性的辞藻, because that’s what it is. A hotdog!”

Roy Lichtenstein Hot Dogs, 1964

Maximillian听得非常lost, 这种challenge 他身为投行男自来自信满满的智慧的时刻,他既觉得intrigued, 又有些不愿意面对。

“后来我就在角落里吃那个热狗,大口大口地吃!” Vivien 继续说。

“吃得特别香。。。” Jonny 在旁边喃喃道。

“不要打岔!” Vivien 突然从煽情状秒变严肃表情,一秒后又继续煽情地说:“在角落里,却不是真正的角落。你们知道的,我从来不会让自己站在角落里,永远都要是中心靠左一点,或者中心靠右一点。可是可恶的Pierre,给他工作的这一年,我被藏在了暗室,藏在了黑暗中!你知道这一一年来改变了我什么?”

三位摇摇头,Vivien继续说:“学生时代,我可以在clubbing 后吃着KFC,虽然是垃圾食品,那时却无比满足。仿佛世界就可以这样。可是现在,我告诉自己: I cannot dress classy and eat KFC,就算是我很饿!Bubbles can only make me dazzled but not fulfilled!”

Maximillian 心里嘀咕:“My god!What is she talking about?”

Amelia和Jonny 却听出了 “Bubbles can only make me dazzled but not fulfilled” 的double meaning。

Vivien 继续:“我毫不在乎自己的吃相暴露于众。我告诉我自己,大家可以把我吃热狗这事儿看作是一个pretentious act不是么?假装特别饥饿,这本身不也是conceptual art 么!毫不在乎自己在那个房间中心的左侧角落大口大口地吃着热狗,那一刻就是将idea转换成form 的表演!我敢保证看到我的人会以为我在进行行为艺术表演,而不是一个女孩儿觉得fed up并用热狗喂饱她饥肠辘辘的肚子这个事实!”

Amelia跟三位说抱歉他要去上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给Vivien 拿了杯Triple Vodka 加coke, 她知道酒量不行的Vivien 一喝多酒会感觉头晕,再也没有表演的激情了。

Amelia那晚跟Maximillian说:“我事先没有提醒你,搞艺术的女孩儿,月经期比一般人都长。”

Maximillian 嘴甜甜地回复说:“你就是个特例!”

Amelia说: “Welcome to my world!”

Maximilian又犯贱地说:“I am glad to be part of it!” 说着又不自觉地脸红了。

Amelia后来发现这男孩儿简直是个羞涩的红红的creature。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身体很诚实。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从艺术和金融这两个同样浮夸虚荣的世界捡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充满羞涩感的宝。只不过,她不该轻易地相信任何事物的表面。。。

Photo of Luning Wang

Luning Wang

Luning is a London-based writer and arts & lifestyle journalist. “Picasso and the Single Girl” is dedicated to the stories and species of the art world, cosmopolitan life, modern dilemma and female brilliance. Luning also consults European brands on their Chinese marketing and media strategies.
Photo of Luning Wang

Any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icassosinglegirl